提拔年轻力量激活人才体系电视台改革不只是“说说而已
来源:    发布时间: 2018-10-07 02:42   21 次浏览   大小:  16px  14px  12px
提拔年轻力量激活人才体系电视台改革不只是“说说而已

  全新一季《我就是演员》已于近日回归。第一季C位导师章子怡,携手徐峥、吴秀波两大“叔圈”演员加盟评委席,再加上推荐人张国立和大导演陈凯歌坐镇点评,噱头不小。

  去年的爆款《演员的诞生》在前,《我就是演员》总导演吴彤压力不可谓不小。已过而立之年的吴彤,如今已然成为浙江卫视在综艺内容生产上的中流砥柱之一。从去年开始,除了原有的节目制片人头衔,他又多了一个新的身份,浙江卫视节目中心副主任。

  吴彤的升职除了自身能力使然,也是各大电视台改革的一环片段。为实现管理运营的可持续发展,为内容赋能,一线省级卫视纷纷推进媒体管理体制的改革,从媒体的采访、编排、传播和管理等各个方面做出调整。大量优秀的年轻导演、制片得到重用就是其中的表征之一。

  不止吴彤,去年4月,浙江广电做了大规模人事调整。《梦想的声音》总导演蒋敏昊、“跑男”第一季导演陆浩分别升任战略发展中心主任、副主任;浙江卫视后期中心负责人孙竞、《奔跑吧》总导演姚译添任节目中心主任助理。

  浙江卫视在人才的培养方面颇费心思,其他平台都约莫如此。在视频网站的挤压冲击下,人才分流加剧的形势下,各大平不约而同地把扩充新鲜力量作为着力点,给年轻人创造舞台,蓄力改革。

  比如,湖南卫视推出“30未满”制作人计划,即纳贤一批未满30岁的制作人。用湖南卫视总监丁诚的话来说:“只有这些年轻人,才能在湖南卫视一点就燃,因为他们是湖南卫视最了解年轻受众、最接地气的一批制作人。”

  为了让年轻人更快成长,更有归属感,江苏卫视把年轻编导和在成熟编导进行混编,以老带新,以一带三。

  能留住人的不光是薪酬,更是实现价值的渠道和方式,江苏卫视副总监、节目中心主任王希认为,“给一个编导发2万块钱的薪酬,不如让他自己参与或者制作一档在全国有影响力的节目来得重要。”

  在人才纳新这块,除了激发年轻人的活力,给予年轻人大舞台之外,在制度上也打破僵化的模式,为这些优秀的团队保驾护航。

  绝大多数电视台依靠制片人制的管理模式运行,但随着行业变化发展,简单的内容质量把控显露疲态。在这一背景下,各大卫视都陆续开始探索独立制片人中心制管理模式。

  在这一方面,湖南卫视的改革仍然走在前沿,2001就采用并实现了独立制作人中心制度。采用团队作战的形式,产生了多支如洪涛团队等高实力的队伍,并且开设了节目制作中心。

  在制度创新方面,紧随其后的是深圳卫视和浙江卫视。前者在湖南卫视的基础上,赋予了独立制片人相对独立的人事权、岗位权、薪酬权等,后者则在台内部实行了制播分离的管理模式。

  2014年3月,全新成立的东方卫视中心首次推出“独立制作人”制度。独立制作人一年一聘,其选拔需要经过严格的考核。首先要看其是否有代表作品;其次看其是否有带团队的经验;第三还要看他们在节目制作上的业绩——不仅创造过较好的节目收视率,还要给平台带来收益和影响。

  近期,江苏卫视的改革方案也引起了业内关注。2018年初,江苏卫视进行了组织架构上的改革,成立了节目中心,并把所有团队里面的编导和制片人进行了剥离。完成项目之后,其制片人的任期也就随之结束了。没有项目期间,会根据每个制片人原有的业务通道,给他们享受相应的待遇。

  在这样的改革之下,原来由一个人或者某一群人来只做一个节目这样的模式被打破,编导和制片人之间得以灵活的双向选择,对提升节目的品质也有着重要影响。

  湖南卫视的独立制作人中心制度在在不断创新和发展。同样在2018年初,湖南卫视“年末的群Party”上,公布要大力试行一线团队工作室制度,并年初选出了7个团队试行工作室制。

  可以很明显感受到,各个为了留住一流人才,不仅在工作环境上更加市场化,还要给他们更大的名声、更丰厚的项目奖励、更大的权利和权限。

  从传统的行政化管理到节目生产的制作人制,再到如今的独立制作人制,节目制作人地位凸显的同时,压制作人的作品愈来愈凸显个人风格,节目品牌与制作人紧紧挂钩,与卫视方的捆绑持续加强。

  比如,提起洪涛老师,想必就是制作音乐综艺的翘楚,关正文是《见字如面》、《汉字风云会》等一系列文化综艺的操盘手。

  制作人和节目风格挂钩的同时,其实也是个人风格、意识形态的体现,甚至制作人的个人兴趣会催生节目的灵感。陈晓卿嗜美食如命,对美食研究颇深,著有美食散文随笔《至味在人间》,最终给观众带来了挑动味蕾和情感的美食纪录片《舌尖上的中国》。

  比如江苏卫视主打情感栏目,《非诚勿扰》、《最强大脑》、《四大名助》等,都是由王刚团队操刀,虽然离开体制,但它仍然是最大节目提供者。而这支团队最为擅长的就是素人为主的节目,而且多以情感类节目居多,这也跟江苏卫视整个平台主打的“情感牌”定位相契合。

  在独立制作人眼里,制度改革所带来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。组织架构由原来下级服从上级、等级分明的管理模式,过渡到现在制作团队更多地强调对产品、观众和自己负责,运作更加灵活,主导性越来越强。

  而对市场、资本运作的逐渐熟悉,也使得他们的视野变得更加开阔。在这样的制度下,金牌制作人容易培养出来,各个卫视也容易出王牌节目。

  不过,纵使各大平台在人才培养和管理方面下了功夫,但正如一位资深电视人所说:“想离职的还是会离职的。”这几年,不少电视台出身的制作人,纷纷跳槽或离开体制。如何长久地留住人才,何如搭建更稳健的人才体系?这都是平台方要思考的问题。

  在融媒体时代,如何做好传媒机构的体制管理是每一个电视台都必须面对的课题。

  中国社科院新闻所世界传媒研究中心秘书长冷淞曾评价,过去重视的电视节目制作的闭环是前期、转播和后期,其实现在电视节目已经形成了另外一个闭环,叫顶层设计、研发策划、评价宣推。重视这个闭环,通过深耕式创新,综艺节目能够开辟一片新的蓝天。

  为何《如懿传》至今未播,《中邪》遭撤档 原因全在这篇广电总局最新审核规则分享中